儒圣弟子多贤士

作者:韦德1946游戏官网   来源:http://www.chuangsha8.com    栏目: 韦德www.betvictor55.com    日期:2019-03-16

  孔子及其弟子在商丘的遗踪可谓丰富,除了文雅台,睢阳古城还有两处重要古迹与孔子有关联,那就是归德府文庙与应天书院。归德府文庙坐落在古城东街路北,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至宋国时曾在此处讲学。踏进神秘的大红门,越过泮池上的小桥,便到了明代建筑大成殿。殿内有孔子像和孔子周游列国的连环壁画,大殿东侧有一通“重修归德府学宫记”碑碣和一棵树围达4米的千年皂角树,大殿西侧是明伦堂,在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初建时称为南京国子监。明清时期,每年春秋都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致祭活动。归德府文庙始建于元初,距今已有700余年的历史,是河南省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庙建筑,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曾为北宋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,是与孔子有密切联系的又一处重要古迹。书院敬孔祭孔的礼俗由来已久,如今商丘古城南侧的应天书院内就建有崇圣殿和至圣先师纪念堂。崇圣殿内有孔子及其十名弟子塑像。孔子收徒授学,有弟子三千、贤士七十二人早为众人所熟知。宋国人原宪、司马耕即在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之列,他们与孔子其他弟子成为孔子思想学说的坚定追随者和实践者,也是儒学的积极传播者。作为商丘的孔门先贤和骄傲,遗憾的是在应天书院崇圣殿中却没有他们二人的塑像及事迹介绍。

  在商丘古城的东南隅,曾建有二贤祠,这是为纪念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中孔子的宋国弟子原宪、司马耕所修,系康熙四十四年邑绅宋烒创建,祠中奉祀有二位先贤的塑像。二贤祠是在原宪祠的基础上修建的,当时祠前立有“原子宪故里”碑碣一通。清康熙《商丘县志·人物》将原宪、司马耕二人单列“先贤”篇,仅次孔孟二圣,并加编者按曰:“仲尼之徒,洙泗之士三千,而有名籍者不过数十人,而宋得其二,足为邑人光矣,故以冠于诸品。”他俩作为儒家先贤,在商丘文化史上留下了厚重的印痕。

  在孔门众贤中,原宪以安贫乐道著称,后人常将他与颜回并提,“论古则知称夷、齐、原、颜,言今则必官爵职位”。(《潜夫论·交际》)原宪,字子思,宋人,小孔子36岁。曾任过孔子家宰(管家),孔子给他俸禄粟米九百斛,他推辞不受。他曾问孔子何为“耻”,孔子教导说:“邦有道,谷;邦无道,谷,耻也。”(《论语·宪问》)即如果国家政治清明,做官领取俸禄;如果国家政治黑暗,还做官领俸禄,这就是耻。对孔子的教诲,个性狷介的他始终遵循,并以终身不仕来实践自己的信念。在修身方面,原宪主张不行“克、伐、怨、欲”(《论语·宪问》),即一生之中避免“好胜、自夸、怨恨、贪心”四种毛病。虽然孔子不同意做到这些就可以称“仁”,但还是肯定了这样做是难能可贵的。《庄子·让王》中记载有“原宪桑枢”“原宪居鲁”的故事。

  孔子死后,原宪隐居于卫国。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载:“孔子卒,原宪遂亡在草泽中。”在卫国,原宪过着“不厌糟糠,慝于穷巷”的生活(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),“清净守节,贫而乐道”(《孔子家语·七十二弟子解》),生活虽然清苦但仍保持自己的气节。一次,子贡高车驷马,拜访原宪。原宪衣着破烂,出来迎接。子贡又见原宪居处“蓬户瓮牖,上漏下湿”(《新序·节士》),便问:“夫子岂病乎?”原宪回答说:“吾闻之,无财者谓之贫,学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。若宪,贫也,非病也。”(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)子贡听后非常羞愧地走了。唐代吴筠有《咏原宪子》诗:“原生何淡漠,观妙自怡性。蓬户常晏如,弦歌乐天命。无财方是贫,有道固非病。木赐钦高风,退惭车马盛。”逝后从祀于曲阜孔庙大成殿前之东庑内,唐玄宗尊之为“原伯”,宋真宗加封为“任城侯”,明嘉靖九年改称“先贤原子”。

  孔子另一名被称作“七十二贤”之一的宋国弟子是司马耕,字子牛,亦称司马牛、宋牼。他是宋国贵族,向罗之子,弟兄五人排行老三,向巢、桓魋乃其兄,子颀、子车是其弟,桓魋就是伐木驱赶孔子的那位。司马耕拜孔子为师后,坚信儒家学说,尊礼崇仁,反对犯上作乱。据《左传·哀公十四年》记载,桓魋专权作乱于宋,司马耕坚决反对,发誓与其兄不共事一君。他交出封邑,离开宋国到卫国。其兄作乱失

  败逃奔卫国,他就立即离开卫国投奔齐国;其兄长又跟踪奔齐,他又离齐奔吴,坚决与其兄长断绝关系。其家族败落后,有孤独感,认为“人皆有兄弟,我独亡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,同学子夏则安慰他说,“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”,“四海之内皆兄弟也,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”。

  司马耕性格浮躁,喜欢多言。当他向孔子请教“仁”时,孔子针对他的性格解释说,“仁者,其言也讱”,“为之难,言之得无讱乎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,指出仁者要心思笃厚,敏于事而慎于言,说话时要稳重和缓。司马耕还时常因为其兄作乱于宋而忧虑不已,孔子知道后,特别对他说,“君子不忧不惧”,“内省不疚,夫何忧何惧”(《论语·颜渊),即只要自己问心无愧,就没有什么可以忧愁和恐惧的。言外之意,你兄长的事跟你没有关系,你不要因此背上思想包袱。

  司马耕最后在鲁国去世。据《左传》载,他奔齐、奔吴,赵简子、陈成子召他,司马耕都没有去,最后到鲁国死于城门之外,葬于邱舆(《平邑县志》)。自东汉明帝永平十五年(72年)从祀于曲阜孔庙大成殿前之东庑内,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(739年)追封为“向伯”;宋线年)被加封为“楚丘侯”,宋度宗咸淳三年(1267年)改称“睢阳侯”,明嘉靖九年(1530年)改称“先贤司马子”。

  在商丘,不仅有孔门贤士原宪、司马耕的事迹,更有孔子其他弟子的故事流传。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之一的子贡(即端木赐),在宋国有“待价而沽”“衒玉自售”的成语故事。公元前492年,子贡随孔子离卫适宋。由于桓魋的阻挠,孔子很长时间没有见上宋景公,师徒食宿无着,生活窘迫。看着先生愁眉不展的样子,子贡对孔子说:“先生,我还有块美玉,是把它继续收藏在行囊里呢?还是找个识货的人把它卖掉呢?”孔子脸上有了喜色,说:“卖掉吧,卖掉吧。”孔子联想到眼下自身的遭遇,打趣地说:“连我自己都在等待识货的人,想将自己卖掉呢。”(《论语·子罕》)听了先生风趣而有几分伤感的话,子贡心里沉甸甸的。子贡便将美玉卖给了宋国的大夫孙明子。孔子看着得来的金银,心里踏实许多。

  商丘还有“石门寓贤”“子路问津”的故事。虞城县寓贤集,古称石门村。《论语》中有孔门贤士子路“宿于石门”记载,即子路曾路过千年古村石门并居住,后人为纪念此事便称之寓贤村。柘城县胡襄镇刘户村西的洮河近处,据传是子路问津地。清康熙《柘城县志·古迹》:“问津处:在刘家沟,相传子路问津处。”《论语·微子》有载:“长沮、桀溺耦而耕,孔子过之,使子路问津焉。”清康熙《柘城县志》记载长沮、桀溺墓在柘城:“双冢:在旧城西北三里。世传长沮、桀溺冢。”柘城人杜齐芳有诗《双冢》:“蜿蜒度平田,城下连双陼。问是阿谁坟?桀溺与长沮。”窦容升有诗《沮溺坟》:“何似苍茫浴水畔,犹传双冢识遗民。”

  孔子及其弟子在商丘的遗踪可谓丰富,除了文雅台,睢阳古城还有两处重要古迹与孔子有关联,那就是归德府文庙与应天书院。归德府文庙坐落在古城东街路北,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至宋国时曾在此处讲学。踏进神秘的大红门,越过泮池上的小桥,便到了明代建筑大成殿。殿内有孔子像和孔子周游列国的连环壁画,大殿东侧有一通“重修归德府学宫记”碑碣和一棵树围达4米的千年皂角树,大殿西侧是明伦堂,在北宋大中祥符年间初建时称为南京国子监。明清时期,每年春秋都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致祭活动。归德府文庙始建于元初,距今已有700余年的历史,是河南省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庙建筑,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曾为北宋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,是与孔子有密切联系的又一处重要古迹。书院敬孔祭孔的礼俗由来已久,如今商丘古城南侧的应天书院内就建有崇圣殿和至圣先师纪念堂。崇圣殿内有孔子及其十名弟子塑像。孔子收徒授学,有弟子三千、贤士七十二人早为众人所熟知。宋国人原宪、司马耕即在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之列,他们与孔子其他弟子成为孔子思想学说的坚定追随者和实践者,也是儒学的积极传播者。作为商丘的孔门先贤和骄傲,遗憾的是在应天书院崇圣殿中却没有他们二人的塑像及事迹介绍。

  在商丘古城的东南隅,曾建有二贤祠,这是为纪念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中孔子的宋国弟子原宪、司马耕所修,系康熙四十四年邑绅宋烒创建,祠中奉祀有二位先贤的塑像。二贤祠是在原宪祠的基础上修建的,当时祠前立有“原子宪故里”碑碣一通。清康熙《商丘县志·人物》将原宪、司马耕二人单列“先贤”篇,仅次孔孟二圣,并加编者按曰:“仲尼之徒,洙泗之士三千,而有名籍者不过数十人,而宋得其二,足为邑人光矣,故以冠于诸品。”他俩作为儒家先贤,在商丘文化史上留下了厚重的印痕。

  在孔门众贤中,原宪以安贫乐道著称,后人常将他与颜回并提,“论古则知称夷、齐、原、颜,言今则必官爵职位”。(《潜夫论·交际》)原宪,字子思,宋人,小孔子36岁。曾任过孔子家宰(管家),孔子给他俸禄粟米九百斛,他推辞不受。他曾问孔子何为“耻”,孔子教导说:“邦有道,谷;邦无道,谷,耻也。”(《论语·宪问》)即如果国家政治清明,做官领取俸禄;如果国家政治黑暗,还做官领俸禄,这就是耻。对孔子的教诲,个性狷介的他始终遵循,并以终身不仕来实践自己的信念。在修身方面,原宪主张不行“克、伐、怨、欲”(《论语·宪问》),即一生之中避免“好胜、自夸、怨恨、贪心”四种毛病。虽然孔子不同意做到这些就可以称“仁”,但还是肯定了这样做是难能可贵的。《庄子·让王》中记载有“原宪桑枢”“原宪居鲁”的故事。

  孔子死后,原宪隐居于卫国。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载:“孔子卒,原宪遂亡在草泽中。”在卫国,原宪过着“不厌糟糠,慝于穷巷”的生活(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),“清净守节,贫而乐道”(《孔子家语·七十二弟子解》),生活虽然清苦但仍保持自己的气节。一次,子贡高车驷马,拜访原宪。原宪衣着破烂,出来迎接。子贡又见原宪居处“蓬户瓮牖,上漏下湿”(《新序·节士》),便问:“夫子岂病乎?”原宪回答说:“吾闻之,无财者谓之贫,学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。若宪,贫也,非病也。”(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)子贡听后非常羞愧地走了。唐代吴筠有《咏原宪子》诗:“原生何淡漠,观妙自怡性。蓬户常晏如,弦歌乐天命。无财方是贫,有道固非病。木赐钦高风,退惭车马盛。”逝后从祀于曲阜孔庙大成殿前之东庑内,唐玄宗尊之为“原伯”,宋真宗加封为“任城侯”,明嘉靖九年改称“先贤原子”。

  孔子另一名被称作“七十二贤”之一的宋国弟子是司马耕,字子牛,亦称司马牛、宋牼。他是宋国贵族,向罗之子,弟兄五人排行老三,向巢、桓魋乃其兄,子颀、子车是其弟,桓魋就是伐木驱赶孔子的那位。司马耕拜孔子为师后,坚信儒家学说,尊礼崇仁,反对犯上作乱。据《左传·哀公十四年》记载,桓魋专权作乱于宋,司马耕坚决反对,发誓与其兄不共事一君。他交出封邑,离开宋国到卫国。其兄作乱失

  败逃奔卫国,他就立即离开卫国投奔齐国;其兄长又跟踪奔齐,他又离齐奔吴,坚决与其兄长断绝关系。其家族败落后,有孤独感,认为“人皆有兄弟,我独亡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,同学子夏则安慰他说,“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”,“四海之内皆兄弟也,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”。

  司马耕性格浮躁,喜欢多言。当他向孔子请教“仁”时,孔子针对他的性格解释说,“仁者,其言也讱”,“为之难,言之得无讱乎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,指出仁者要心思笃厚,敏于事而慎于言,说话时要稳重和缓。司马耕还时常因为其兄作乱于宋而忧虑不已,孔子知道后,特别对他说,“君子不忧不惧”,“内省不疚,夫何忧何惧”(《论语·颜渊),即只要自己问心无愧,就没有什么可以忧愁和恐惧的。言外之意,你兄长的事跟你没有关系,你不要因此背上思想包袱。

  司马耕最后在鲁国去世。据《左传》载,他奔齐、奔吴,赵简子、陈成子召他,司马耕都没有去,最后到鲁国死于城门之外,葬于邱舆(《平邑县志》)。自东汉明帝永平十五年(72年)从祀于曲阜孔庙大成殿前之东庑内,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(739年)追封为“向伯”;宋线年)被加封为“楚丘侯”,宋度宗咸淳三年(1267年)改称“睢阳侯”,明嘉靖九年(1530年)改称“先贤司马子”。

  在商丘,不仅有孔门贤士原宪、司马耕的事迹,更有孔子其他弟子的故事流传。“孔门七十二贤”之一的子贡(即端木赐),在宋国有“待价而沽”“衒玉自售”的成语故事。公元前492年,子贡随孔子离卫适宋。由于桓魋的阻挠,孔子很长时间没有见上宋景公,师徒食宿无着,生活窘迫。看着先生愁眉不展的样子,子贡对孔子说:“先生,我还有块美玉,是把它继续收藏在行囊里呢?还是找个识货的人把它卖掉呢?”孔子脸上有了喜色,说:“卖掉吧,卖掉吧。”孔子联想到眼下自身的遭遇,打趣地说:“连我自己都在等待识货的人,想将自己卖掉呢。”(《论语·子罕》)听了先生风趣而有几分伤感的话,子贡心里沉甸甸的。子贡便将美玉卖给了宋国的大夫孙明子。孔子看着得来的金银,心里踏实许多。

  商丘还有“石门寓贤”“子路问津”的故事。虞城县寓贤集,古称石门村。《论语》中有孔门贤士子路“宿于石门”记载,即子路曾路过千年古村石门并居住,后人为纪念此事便称之寓贤村。柘城县胡襄镇刘户村西的洮河近处,据传是子路问津地。清康熙《柘城县志·古迹》:“问津处:在刘家沟,相传子路问津处。”《论语·微子》有载:“长沮、桀溺耦而耕,孔子过之,使子路问津焉。”清康熙《柘城县志》记载长沮、桀溺墓在柘城:“双冢:在旧城西北三里。世传长沮、桀溺冢。”柘城人杜齐芳有诗《双冢》:“蜿蜒度平田,城下连双陼。问是阿谁坟?桀溺与长沮。”窦容升有诗《沮溺坟》:“何似苍茫浴水畔,犹传双冢识遗民。”

上一篇:归德府文庙:文化守望与历史担当       下一篇:剑网3手游谷之岚有什么背景 谷之岚背景故事介绍